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周末完成對老撾訪問,返回日本。日本共同社18日報道指出,東京有意在日本與近鄰國家關係仍然糟糕的情況下加強同東南亞國家的關係。出任首相不到一年就遍訪東南亞國家聯盟十國,安倍外交有何打算?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東森房屋研究員呂耀東對此進行瞭解讀。
  “戰略性外交”室內裝潢畫上逗號
  據共同社17日消息,安倍就任首相以來共計訪問過25個褐藻醣膠國家,其中10個是東盟國家,凸顯了他對東盟的重視,“安倍此舉旨在彰顯日本的存在感,謀求改變(地區外交)落後局面”。
  同訪問其他東盟國家一樣,安倍這次不吝對出訪國美言相送。他16日在與柬埔寨首相長灘島洪森舉行的共同記者會上說:“非常喜愛擁有美麗自然與世界遺產的柬埔寨。日本將官民一體,為柬埔寨的新一輪國家建設提供支持。”
  訪老撾期間,安倍提出兩國探討建立安全對話框架併為兩國“大象外交”牽線搭橋。雙方商定由老撾嚮日本贈送4頭大象,以紀念2015年到來msata的兩國建交60周年。
  在東盟十國訪問最後一站老撾,安倍不忘向東盟喊話。他17日在一個記者會上說:“作為全球經濟的一個驅動力,東盟是日本的朋友,而且對日本經濟複蘇作用重大。”
  共同社的報道中,以“懷柔之計”作小標題分析安倍對東盟十國的訪問。文章指出,安倍去年年末就任首相以來,訪問了全部東盟國家,“主要是為了在軍事和經濟兩方面對東盟加強影響”。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員呂耀東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安倍上任後提出並著力打造所謂“戰略性外交”,總體理念之一是修複、強化日美同盟,其二是針對中國包圍性地加強外交關係。安倍在一年內遍訪東盟十國,就是對其“戰略性外交”的具體實施。
  據日本外務省提供的信息,日本還將在今年12月中旬舉辦日本與東盟特別首腦會議,以紀念日本和東盟開展對話40周年。
  呂耀東認為,高層訪問是安倍內閣力圖加強日本與東盟關係的措施之一,預計隨後對東盟政策、措施還會陸續出台,以進一步拉近日本與東盟國家的關係。
  訪問安排“親疏遠近”
  安倍對東盟十國的訪問分五次實施。
  今年1月,安倍將越南、泰國和印度尼西亞三國作為他就任首相後的首次出訪地。據日本媒體報道,安倍原希望將其就任後首訪放到美國,但未能得到華盛頓積極回覆,遂改為出訪東南亞三國。
  今年5月,安倍訪問緬甸,一方面高調表態支持緬甸改革,一方面帶去30多家企業的高管,顯示日本對緬甸經濟的支持。這是自1977年以來日本首相第一次訪問緬甸。共同社指出,安倍希望通過此訪大幅提升日緬關係。
  7月,安倍對馬來西亞、新加坡和菲律賓三國進行訪問。
  對文萊的訪問是安倍今年10月借參加東盟峰會進行的。加上剛剛結束的對柬埔寨和老撾的訪問,安倍的東盟訪問計劃得以完成。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員呂耀東說,安倍對東盟十國訪問的“排序”有著明顯的遠近親疏的安排。這樣做,一方面要刻意顯示日本對東南亞國家中“好友”的重視,一方面要做給關係較為疏遠的國家看,以此通過不平衡的外交、經貿手段將更多東盟國家拉進自家陣營。
  處處推銷“價值觀外交”
  安倍訪問東盟國家期間,多次提及日本在地區關係上的看法和主張,最突出的觀點是他反覆推銷的“價值觀外交”。今年1月他對東南亞三國訪問,因阿爾及利亞人質事件提前返回東京,即便如此仍不忘在印度尼西亞發表演講,提出日本對東南亞外交新“五項原則”,其中第一條就是要“共同創造相同的價值觀”。在此後對東南亞國家的訪問中,他多次提出要“與東盟國家一道,致力於普及和擴大自由民主、基本人權等普世價值觀”。
  對此,呂耀東指出,安倍上臺執政以來,重拾所謂“自由繁榮之弧”策略,推行“價值觀外交”路線,註重日本同歐美關係,強化對東南亞的外交力度,以周邊島爭及海洋糾紛為由,構建所謂民主海洋國家聯盟,其矛頭所指十分明顯。
  呂耀東認為,“價值觀外交”是日本實現從“島國到海洋國家”戰略構想的重要手段之一。在所謂“自由繁榮之弧”始作俑者前首相、現任副首相麻生太郎看來,日本要通過多層面進行援助並加強與呈帶狀分佈的這些國家的關係,來強化與美國為首的盟友的合作關係。安倍則力求通過“價值觀外交”聚合所謂海洋民主國家聯盟。通過強化日美同盟關係,促進亞太地區的一些海洋國家聯合起來遏制其他國家,並使日本成為亞太事務的參與者和主導者。
  呂耀東認為,梳理安倍過去11個月對東盟十國的訪問,以及他執政一年來的外交思路,能夠看出他非常重視“價值觀外交”這一政治、外交工具。但這種做法是對冷戰時期的抱殘守缺,對地區和平穩定不利。從安倍對東盟國家的訪問效果看,他的外交意圖並不容易奏效。
  夏文輝(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原標題:遍訪東盟國家安倍意欲何為?)
創作者介紹

室內裝潢

rq66rqxd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